2020欧洲杯申办城市 阿姆斯特丹(荷兰)

  • 时间:
  • 浏览:77
  • 来源:快看欧洲杯

       阿姆斯特丹,有时也称其为荷京,是荷兰首都及最大城市,位于该国西部省份北荷兰省。根据2008年1月的统计数据,这座城市人口达747,290人;而该城市所处的兰斯台德都市圈,大约有670万人口,是欧洲第6大都市圈。


       其名称源于Amstel dam——一个位于阿姆斯特尔河上的水坝、即今水坝广场址——这也表明了该城市的起源。12世纪晚期一个小渔村建于此,而后由于贸易的迅猛发展,阿姆斯特丹在荷兰黄金时代一跃而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港口。在那个时代,该城是金融和钻石的中心。19和20世纪,该城扩展,许多新的街坊与近郊住宅区形成。

       阿姆斯特丹是荷兰的金融和文化首都。许多荷兰大型机构的总部都设于此,其中包括飞利浦和ING等7家世界500强企业的总部。作为泛欧交易所的一部分,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坐落于城市中心。阿姆斯特丹有很多旅游景点,包括历史悠久的运河网、荷兰国家博物馆、凡·高博物馆、安妮之家、红灯区以及许多大麻咖啡馆。每年有大约420万游客来此观光。

       作为当前荷兰第一大城市,阿姆斯特丹历经了从渔村到国际化大都市的发展过程,经历了辉煌与破坏,以及世界大战的洗礼,从一定程度上讲,她的历史也是荷兰历史的一个缩影。

历史


       阿姆斯特丹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3世纪时的渔村。人们曾在附近阿姆斯特尔河上建筑水坝,阿姆斯特丹就得名于此。原来的名字“Amstelredam”,意指“阿姆斯特尔水坝”。17世纪是阿姆斯特丹历史上的“黄金时代”。阿姆斯特丹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港口和银行业中心。

城市建立和初期发展

       在上个千年之初,一些冒险者乘着由挖空的原木做成的船从阿姆斯特尔河顺流而下,并在河周围的沼泽湿地之外修建了堤坝。“阿姆斯特丹”这个词最早于1275年10月27日被记录在册。当年,荷兰伯爵弗洛瑞斯五世免除了通过这座大坝的费用。史料将最早居住在大坝周边的居民叫做“homines manentes apud Amestelledamme”。到了1327年,这个名称演化为“Aemsterdam”。与奈梅亨、鹿特丹与乌得勒支等更古老的荷兰城市相比,阿姆斯特丹的历史相对比较短暂。2008年10月,历史地理学家克里斯·德·邦特声称,早在10世纪,阿姆斯特丹周边的土地就已经存在开垦的痕迹。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当时该地区已经被开垦。肥沃的土地可能尚未有人耕种,这可能是生产泥炭所留下的痕迹。

       阿姆斯特丹于1300年(一说1306年)被正式授予城市资格。从14世纪起,阿姆斯特丹开始蓬勃发展,这主要归功于与汉萨同盟的贸易。1345年,卡尔弗街成了市民朝圣的地方,直到新教成为了荷兰的国教。这些朝圣礼仪现今已经不存在,只剩下当时那些华贵的服装供后人瞻仰。

       16世纪,由于当时统治荷兰的西班牙王室开始推行新的税收政策,以及建立迫害新教徒的西班牙宗教裁判所,荷兰人开始反抗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和他的继任者。新兴资本孕育出了一大批新教徒,再加上加尔文教徒们开始反抗,这场起义不久升级为“80年战争”,并最终促成了荷兰的独立。起义的领袖,“值得赞美的奥兰治拿骚的威廉”宣布荷兰北方8个省(包括阿姆斯特丹)独立为荷兰共和国,他也成为了第一位荷兰皇室成员。他推行了一系列较为宽松的宗教政策,使得伊比利亚半岛的犹太人、法国的胡格诺派、佛兰德斯的富商和印刷工,以及来自西班牙控制的低地国家的经济与宗教难民在阿姆斯特丹找到了安全的栖身之所。佛兰德印刷工的涌入以及对各种思想的包容使得阿姆斯特丹成为了欧洲的自由出版中心。

黄金年代

       17世纪被认为是阿姆斯特丹的黄金年代。荷兰商船从阿姆斯特丹开往波罗的海、北美洲和非洲,以及今天的印尼、印度、斯里兰卡和巴西,由此构建了世界贸易网络的基础。荷兰东印度公司与荷兰西印度公司发行的大量股票为阿姆斯特丹商人所拥有。这两个公司所夺得的海外属地后来演变为了荷兰的殖民地。阿姆斯特丹也在此时成为了欧洲航运和世界融资的中心。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阿姆斯特丹办公室开始出售自己的股票,并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家证券交易所。 然而,从18世纪开始,阿姆斯特丹的繁荣开始褪色。荷兰与英国和法国之间的战争,打击了处于巅峰的阿姆斯特丹。后来,荷兰被拿破仑率领的法国军队所占领。直到1815年,摆脱法国统治的荷兰与现在的比利时和卢森堡组成荷兰王国,这座城市才迎来了发展的第二次春天。

       19世纪末期也被称作阿姆斯特丹的第二个黄金年代。该市新建成了一些博物馆、中央车站以及阿姆斯特丹音乐厅。与此同时,她也迎来了工业革命。阿姆斯特丹-莱茵运河(Amsterdam-Rhine Canal)的成功开掘也是这座城市直接连接到了莱茵河;同时北海运河也缩短了城市与北海的距离。两项工程极大地促进了与欧洲及世界其他地方的商业交流。1906年,作家约瑟夫·康拉德用“海之镜”精辟的从海边眺望阿姆斯特丹的景象。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该城市的规模开始拓展,建立了一些新的郊区。

世界大战期间

       尽管在一战中荷兰保持了中立,但阿姆斯特丹还是遭受了食品和燃料的短缺,甚至由此还发生小规模的暴乱,并造成了人员的伤亡。这次暴乱被称为“马铃薯暴乱”(Aardappeloproer)。人们开始抢劫商店和仓库,以获得生活必需品,主要是食品。

       1940年5月10日,纳粹德国入侵荷兰。德国人在阿姆斯特丹建立了纳粹政权并开始迫害犹太人。一些市民冒着极大的风险庇护犹太人,但最终超过十万荷兰籍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其中最著名的受害者,就是死在伯根-贝尔森集中营的安妮·弗兰克。只有5000名左右的荷兰籍犹太人幸免于难。二战末期,阿姆斯特丹与其他地区的通讯完全中断,食品和燃料也极度短缺。许多市民涌入农村避难。狗、猫、生甜菜以及郁金香球根都被人们当作食物充饥。阿姆斯特丹的许多树木被市民砍伐当作柴火;犹太人的房子也被拆掉,其中的木料也被一抢而空。

战后的发展

       二战后,阿姆斯特丹市郊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许多公园和广场建于市郊,新的居民住宅也在那里建立,一般拥有更为宽敞明亮的空间、花园以及阳台。由于两次世界大战的消耗,当政者和其他有影响力的人物试图重新规划阿姆斯特丹。写字楼的需求与日俱增;而由于汽车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对新建道路的需求也大大增加。1977年,阿姆斯特丹兴建了第一条从市中心通往拜尔摩尔的地铁。更长远的规划则是建设一条连接中央车站、市中心与城市其他地区的高速路。

       战前的犹太人聚居区后来逐渐被拆除。一些窄小的街道,如犹太大街,因为需要拓宽的缘故,原来的老房子大多遭到拆除。大批拆除老建筑也激怒了一部分市民,并最终引发了“新广场骚乱”(Nieuwmarktrellen)。后来,市民的示威收到了效果,街道的拆除扩建被终止,只会在地下继续修建地铁,这也很大程度上保护了老建筑和城市风貌。新的市政厅就建立在几乎完全拆毁的滑铁卢广场上。与此同时,大量旨在恢复城市中心风貌的私人机构建立起来。尽管他们的努力在今天看来已经有了不错的成效,城市的风貌得到了恢复,但他们的工作仍在延续。现在市中心已经基本恢复了她黄金时代的原貌,并且成为了城市历史保护区。这里许多建筑已经被划为文物,其中如荷兰运河等正在申报世界遗产。

地理


       作为北荷兰省的一部分,阿姆斯特丹坐落在荷兰的西北部,与乌德勒支省和弗莱福兰省相邻。阿姆斯特尔河在市中心分流进许多小运河,最终流入了IJ湾。阿姆斯特丹平均海拔为2米。城市主要地形是平原,西南部是一片人造森林。北海运河将阿姆斯特丹与北海连接起来。

       阿姆斯特丹及周边地区已经高度城市化。该市面积为219.4平方千米,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千米4457人,房屋密度为每平方千米2275间。该城市林木覆盖率达到12%。 阿姆斯特丹气候宜人,天气情况主要受到来自北海的气流影响,属于终年温和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冬季气温温和,很少低过0 °C。按照美国农业部最新的评级,处于欧洲大陆北端的阿姆斯特丹及北荷兰省大部分地区属于9级抗寒区。遭受来自欧洲大陆、斯堪的那维亚、俄罗斯以及西伯利亚的寒流侵袭的少数地区可能出现霜冻。由于阿姆斯特丹三面环水,并且具有很强的热岛效应,夜间气温很少低过-5 °C,但是25千米外的东南市郊希尔弗瑟姆,最低气温可达-12 °C。夏季温暖但不炎热。八月平均最高气温仅有22 °C,超过30 °C的高温一般来讲只有3天左右。该城市平均每年有约175天降水,但年平均降水量只有不到760毫米。雨季一般从10月到次年3月,降水方式以小雨为主。极少数情况下,该城市会遭受暴风雨。


体育


       阿姆斯特丹曾经于1928年举办过第九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目前唯一一个荷兰城市举行过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该届奥运会亦是首次在奥运会期间点燃奥运圣火。

       阿姆斯特丹是荷兰足球甲级联赛球队阿贾克斯的所在地,主场位于阿姆斯特丹球场。阿贾克斯被誉为荷兰足球历史的代表,不单曾经夺得过欧洲三大杯赛(欧洲冠军联赛、欧洲联盟杯和欧洲优胜者杯),并且曾经两度成为洲际杯冠军。阿贾克斯出产的多名优秀荷兰球员,往往成为荷兰国家足球队的核心球员,包括约翰·克鲁伊夫、范·巴斯滕、丹尼斯·博格坎普、帕特里克·克鲁伊维特等。

       阿姆斯特尔老虎队的主场是夏普·艾登冰球场,他们代表这座城市参加荷兰冰球联赛。

       阿姆斯特丹海盗队代表阿姆斯特丹参加荷兰棒球联赛。而这座城市拥有三支曲棍球队,以及一只参加荷兰篮球超级联赛的阿姆斯特丹队。